阿富汗16岁少年当人肉炸弹:没人告诉我我会被炸上天衢州二中2010届15班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02:05

阿富汗少年自杀式爆炸袭击未遂者被关押当地不同监狱内。图为一处监狱外景。

阿富汗少年自杀式爆炸袭击未遂者被关押当地不同监狱内。图为一处监狱外景。

图为被关押的少年“人肉炸弹”。本报记者马苏德摄src=

图为被关押的少年“人肉炸弹”。本报记者马苏德摄

原标题:走进阿富汗少年“人肉炸弹”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杉发自喀布尔

在阿富汗人的伤痛记忆中,“自杀式爆炸袭击”或是近年来最为频繁被提及的字眼。今年8 月27 日,一名身着爆炸式夹克的男子在阿富汗能源与水利部门口引爆炸弹并当场死亡,这起事件同时夺去了另一位无辜平民的生命。

但外界鲜为人知的是,这些“自杀式爆炸袭击”的行使者,并不全是那些向往“圣战”的激进分子。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未满18岁,有的甚至是年少孩童。

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让他们走上这条危险的不归路?日前,本报记者有机会前往阿富汗当地一个关押少年犯的监狱,揭开这些“人肉炸弹”未遂者身上的谜团。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他们给我一个很重的麻布袋,我摸得出里面有电线,连着一个按钮。有个男人告诉我,如果我看到警察就按下那个按钮。”今年16岁的萨米说。

这段对话发生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市远郊的一所监狱。这里关押着许多囚犯,其中也有萨米这样略显特殊的人群——少年“人肉炸弹”,一群自杀式袭击未遂的少年。

谎言铺垫的死亡之路

这些孩子大多不明白按下那个按钮之后会发生的事。当问及自己为何被警察逮捕时,多数人都睁大了眼睛,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在来这里之前,我根本不懂‘自杀式袭击’是什么概念。在被抓起来之前,我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词。”萨米说。

萨米来自阿富汗南部乌鲁兹甘省,这个省就在坎大哈的北部,而坎大哈一直被阿富汗塔利班武装作为根据地。

萨米说,“现在我知道我被人骗了。

那些塔利班分子根本没告诉我按下按钮后我会被炸上天,还会殃及别人的生命”。

萨米并没有上过学,而他的狱友,同样是“人肉炸弹”的17岁少年穆罕默德,却是在“学校”里接受了“发动自杀袭击”的教育。

“我的父亲,在老家费力为我找到了一所当地宗教学校,希望我能接受教育。

但我入学后,那所学校就把我送出了边境,到了巴基斯坦那里。”穆罕默德说。

阿富汗塔利班在阿富汗同巴基斯坦边境的山区中常有据点,这里隐蔽且管制较少,塔利班武装在这里设立自杀式袭击者的训练营。

“他们告诉我,我的国家已经被美国人占领了,我必须赶跑这些异教徒。他们又说,按下按钮,就会有一朵美丽的花开出来,我可以直上天堂,得到真主的奖励。”穆罕默德说。

萨米和穆罕默德都属于幸运者,他们在真正实行袭击前,就被阿富汗安全人员逮捕并拆除了捆绑在身上的炸弹。

“感谢真主,我在按下按钮前被救了,不然我现在已经是一堆尸块了。”萨米说起这件事,仍心有余悸,“我现在知道,天堂不在那里。”

缘何迈出第一步

萨米的家十分贫穷。阿富汗多数老百姓每日收入不足1美元,而这个国家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即便是在首都喀布尔街头,也常有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在游荡。

没有工作和收入,很多少年就被迫走上了为塔利班卖命的道路。因为加入塔利班,就意味着能拿到钱来养家糊口,而以自杀式袭击献身“圣战”事业,报酬则更为丰厚。

阿富汗资深记者哈利姆说,两年前, 在他老家的村庄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在外地打工的年轻儿子突然回家来见父母和朋友,但是整个人情绪十分低落。有一天,儿子突然给母亲一笔钱,数目不多,但在当地已经是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老母亲对此起了疑心,问孩子是从哪里弄来的钱。儿子向母亲坦白自己即将为驱逐外国人的“圣战”献身。母亲极力拦阻儿子不要做傻事,而儿子拿出随身的炸弹表示决心。双方在拉扯时不慎引爆炸弹,母子双亡。当地警察赶到后,从邻居和现场遗留物品中大致还原出这一幕人间惨剧。

哈利姆表示,一些采访过其它自杀袭击未遂者的同行告诉他,塔利班将袭击目标分门别类,不同级别的人物和地点,给予袭击者的“身后费”不一样。

另外,无法获得正规学校的教育,也是导致阿富汗少年进入“人肉炸弹”陷阱的原因。

根据联合国数据,虽然10年来国际社会和阿富汗政府在扩展基础教育上花费了大量精力,但目前仍有超过450万适龄阿富汗儿童没有上学机会,像穆罕默德这样进入来路不明的“黑校”,最终为塔利班所利用的情况不在少数。

从“圣战”分子到年少孩童

自从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后,忠于塔利班的武装在美军的打击下丧失大规模作战的能力。在经过短暂蛰伏后,塔利班随即采用了“自杀式袭击”这种极具杀伤性和震撼力的手段。

阿富汗塔利班一度用“自杀式袭击” 重点清除阿富汗政府高官,阿富汗前总统、高级和平委员会主席拉巴尼、国家安全情报局头目哈立德都是在与塔利班分子“和谈”时遭自杀式袭击。哈立德侥幸逃过一劫,而拉巴尼却没有那么幸运。

现在,自杀式袭击的目标已经不仅仅针对于高官,连政府和外国机构驻地、警察站等等都囊括在内。去年,塔利班还对这一手段进行了“升级”。自杀者经过专业的作战训练,作为一个团队,选取大城市的某一个据点,通过炸弹袭击和交火制造杀伤,武装分子往往会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等到警察靠近时拉响最后一颗炸弹。

塔利班往往会给“人肉炸弹”极高的“赞誉”,他们曾在网站上贴出一系列短片来“表彰我们的英雄”。他们派人记录了自杀式袭击者实施袭击前最后的时光。

短片中有一名男子面对镜头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随后就冲向远处的美军基地, 在一声巨响和火光中成为灰烬。

“我是为圣战而献身。”另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在短片中说。相较于孩子,他们很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但随着“人弹”不断消耗,塔利班已把目光转移到了年少的孩童上。像萨米和穆罕默德这样无知的孩子,塔利班曾经召来作为“童子军”,如今又成了“人肉炸弹”。阿富汗的孩子饱受安全威胁的同时,也成了威胁别人的武器。

联合国最新报告说,今年上半年阿富汗平民共有1319人在各类冲突中死亡,这些平民多数死于土制炸弹和自杀式袭击。在这其中,儿童和青少年伤亡数字比去年同期有明显攀升。

这些残忍的自杀手段引起了阿富汗老百姓的极大不满。在今年5月喀布尔发生一起自杀式爆炸后,一名妇女对记者说,“这些策划袭击的人为何不去好好照顾家人呢?他们这么做伤害了自己的家人,也伤害了别人的家人。” 说起这个话题,哈利姆也是连连摇头:“他们不明白……流别人的血,是不可能成就和平的。”

宽恕与出路

“在知道这种后果后,我为自己被塔利班利用感到十分后悔。我和那些人不一样。我当时年纪太小,如果有人能及时告诉我,我不会这么做。”萨米说。

“我希望能得到人们的宽恕,我不会再去针对那些无辜的人。”穆罕默德也表达了相同的想法。

萨米表示,他希望能获得学习的机会,成为一个受过正规教育的人,这样他就能真正服务这个国家和人民。但目前, 他仍面临着数年的牢狱生活。

2014年,阿富汗将迎来一位新总统, 这个国家何去何从仍不明朗。等萨米和穆罕默德走出监狱,迎接他们的是怎样的未来呢? “我不知道。我在不幸中活下来已经是万幸,这已经足够我感恩的了。至于以后,我相信会有出路的。”穆罕默德说。        

美国康州一游乐设施突然断电致13名儿杭州地铁回应隧道抛锚事故:系因隧道潮巴拉圭男子骑自行车迷失安第斯山四个月俄警告称军事打击叙利亚将导致恐怖主义美阿肯色州107岁老人持枪同警对峙 西班牙大学发起“认养学生方案” 吁私跨国连线:中国驻叙使馆撤侨工作有条不日承诺2020年前降低对核能依赖 扩莫斯科市长选举结果产生 低投票率不达老汉为救老伴 街头背牌公开求肾一年终基地组织称制造巴格达爆炸案 威胁将接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基地内销售酒类将遭俄国防出口公司年初以来出口近100亿澳巨鳄在十字路口享受美餐致交通停顿(韩青年访问中国大学 交流书法体验中国中国友协亚非部副主任:望中韩青年永远俄一米-2直升机坠毁 造成3人死亡安倍称东京申奥成功与增加消费税并无直路州官员贪污全美最严重 每10万人中高清:一泰航客机降落时滑出跑道 造成老汉为救老伴 街头背牌公开求肾一年终澳洲富豪为修豪宅砍树 需交7.7万罚外媒称土耳其工人党武装组织暂停从土耳专家称治愈艾滋病已成为可能美高官承认军事干预叙利亚存在卷入叙内新加坡政府部门网站依赖翻译软件闹出笑中风男子患上“慷慨病” 向人赠送食物比利时首相:新的中国领导层的深谋远虑德媒曝美国安局能破解多种手机密码获取挪威举行议会选举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创新板业务管理办法出俄外长谈叙危机:西方双重标准暴露无遗737所在浙招生的第二批高校投档线公毕夏:“陛下”很摇滚陈冠希阿娇董洁王大治 明星新欢旧爱大福建一货车上几十根毛竹突然飞出 直插内地学生在香港遭遇“七年之痒”:不少Note7拖累三星业绩 三季度整体营“吃雪饼没变旺” 举报人:是谁公开了徽宗变法:通过形象工程 营造出的盛世英媒发布全球EMBA排名:香港科技大未来一个月 去泰国旅游必须知道的几件日本熊本大地震发生已过半年 灾区重建29省份明确陪产假期限 你能休多久?少儿频道发起“爱心护童行”公益行动浙江迎来返程客流 部分高速拥堵铁路需印度对克什米尔印巴控制线附近居民进行王辉忠在嵊泗调研时强调 落实五大发广电总局遏天价片酬:电视剧购播不以明报名中青旅优质游 进购物点不满90